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我的房东太太玲姊

我的房东太太玲姊
这已经是11年前的事了。 &nbs
  
  我二十五岁退伍后北上就业,但公司没有宿捨,所以只好在外边租房子。于是
我就在公司旁边租了一间有庭院的老式二层楼的独栋建筑,房东是一位40岁的贸
易公司老闆,房东太太我都叫她玲姊,她也乐得接受,38岁,皮肤白皙,身材娇
小丰满,是属于有肉型的成熟女人。  
  
  她们结婚10年但没有小孩。因房东先生常常出差在外,有时候不会回来过夜
,所以希望找一个人陪她老婆壮壮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住进这个房子了。  
  
  我住进那里以后,房东对我很好,有一次我去上班时,看见他们在吃早餐,于
是找我一起吃早餐。  
  
  久而久之我就成了她们早餐的固定食客,尤其是玲姊对我特别好。  
  
  玲姊说:「一个人在外不方便,要多注意自己身体,偶尔要我晚上早点回去,
玲姊还会帮我加菜呢!」  
  
  有一次晚上我忽然想要上厕所急忙打开浴室大门,却发现房东太太正在洗澡(
身材真棒),急忙把门关起来,我真的有些担心不知应该如何渡过这一晚,然而隔
天房玲姊却好像没事一样,一样早起,一样为我準备早餐。  
  
  因为房东除了常常在外面出差以外,在台湾的时间也经常在外应酬,每次都是
喝的醉醺醺回家,有时我还要帮玲姊一起扶他上楼。自从上次看过玲姊她的裸体之
后,总是在扶房东的同时,不自觉的会往玲姊宽鬆的领口看去,那引人遐思的伟大
胸部若隐若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起先玲姊都没发觉,后来几次可能我看的太入神,才被玲姊知道我常常借机会
在偷窥她,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不知是玲姊有意或是我自作多情,总觉得玲姊时
常利用老公不在的时间,若有似无的製造机会让我窥视。  
  
  事情事发生在我有一次在外面跑业务后,天气热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于是回
家想休息一下,回家时在客厅遇到玲姊问我怎幺提早回来了,我告诉她我很不舒服
,玲姊说你可能中暑了,要我到她的房间趴在床上,玲姊要帮我颳砂,说等一下就
会舒服了。  
  
  于是她从厨房拿出了汤匙及酒帮我颳沙,在接受颳沙期间我们断断续续的谈着
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在整个按摩期间,我不断偷看着她。玲姊穿着一件家居背心,
而且从袖口可以隐约看到玲姊竟然没有穿内衣,她那白皙柔软的乳房因颳沙而剧烈
的晃动着,这一幕让我忘却了中暑的不舒服,而且撩起我最原始的兽性慾望。  
  
  我的肉棒硬硬的顶起了裤子,但是想到她是房东的老婆,很想跟玲姊来一手又
不敢,所以只好继续趴着,避免丑态毕露。  
  
  当颳沙快结束时,被玲姊发现我偷看她,我心里想着,这下惨了,不知道该如
何反应。  
  
  没想到玲姊当时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指着我发硬的肉棒邪邪的笑着问
:「你整个下面勃起看着我,你想做什幺?」  
  
  我听到玲姊这样说便离开床铺想向玲姊道歉,没想到就在这同时,玲姊却站到
我的旁边,满脸通红,急促的呼吸伴随着胸部的起伏,再加上玲姊身上散发岀成熟
女人特有的芳香,真的令我意乱情迷。  
  
  我禁不住弯身吻了玲姊一下,她张开眼睛看我一下:「你不怕我老公吗?」  

  我用一个深吻代表答案,而双手亦开始由玲姊的衣领插入,将双手按在她一对
柔软的乳房上面轻轻的揉捏抚弄,看到玲姊的呼吸急速起来「嗯……嗯……」低吟
着,我移身至玲姊身旁,开始解除她身上的衣物,她只作轻微反抗便让我除下她的
所有衣物,她合上眼睛让我在欣赏她的全身。  
  
  玲姊羞羞的说:「你要答应我,我们只有今天这一次,不能让我老公知道!」  
  
  我答应她:「只要能够跟玲姊爱过一次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我没有保险套,真
的可以吗?」  
  
  玲姊说:「今天是安全期,可以射在里面,没有关係!」  
  
  听玲姊这幺一说,无疑是给了我一个莫大的鼓励,我轻轻将玲姊推倒到床上,
在床上我的嘴唇吻着她的小嘴,玲姊的舌头已经迫不及待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玲姊不时的把她的香舌伸到我的口中,我们热烈的吸吮吞嚥彼此的口水,玲姊的情
慾逐渐高张,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身体像蛇一般的扭动起来,我的手按着她乳头
搓揉着,玲姊的乳房虽然很丰满,但乳头却不大,她的奶头在我的刺激之下,很快
的就充血变硬。  
  
  这时候玲姊的身体不停的扭动,并且发出的呻吟:「唔……嗯……嗯……嗯…
…」我的手亦开始向下移,摸到小腹上平滑柔软的稀疏草丛,接着玲姊伸出她的手
引导我顺着她的大腿交界处稀疏柔软阴毛覆盖的耻骨往下抚摸,抚摸玲姊那神秘诱
人的三角地带,很快的就滑进她那早已被淫液所润湿肉缝,中间肉缝中流出的淫水
早已湿了我的手。  
  
  玲姊禁不住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唔……嗯……很舒服呀……嗯……嗯…
…」  
  
  她似乎配合手指的抽插,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动,蹙眉紧锁整个脸左右摆动,我
的吻亦开始向下移,身体亦自然地反转,先吻到她白皙柔软诱人的胸部,我忍不住
把脸埋在玲姊深深的乳沟中,忘情享受这成熟女人特有的迷人气息。  
  
  接下来我用嘴巴含着玲姊的奶头吸吮,并且不间断的向下吻至她已被我弄至湿
烫的阴部,我轻轻地用舌尖和牙齿轻舔着她的阴蒂,贪婪地吸吮着她神秘的水源,
竭尽全地奉迎她,我要让玲姊知道女人的快乐。  
  
  我见时机到了,便提起我那青筋爆起的阳具,「噗」的一声,整条肉棒全部插
入玲姊的阴道里面。  
  
  玲姊大叫说:「啊……痛……痛啊……轻……慢一点……别动……我几个月没
干……没干过了……里面很紧……啊……你要轻一点……」  
  
  于是我先按兵不动,让肉棒先插在玲姊的阴道里按兵不动,享受温暖湿润的阴
道紧缩所带来的绝妙感受,然后抬起玲姊的上身先用嘴吸吮她的奶头。  
  
  玲姊的奶头似乎相当敏感,轻轻一踫就会引起全身的颤动,我吸吮一下子后:
「玲姊,对不起!把你弄痛了,妳里面很紧,但妳已很湿了,为何会这样呢?」  
  
  玲姊表示:「最近这半年来老公天天在外面应酬,根本就忽视了我的需求,我
已经快忘记做爱的感觉了。是你最近偷窥我的行为再度又燃起我的熄灭已久慾望。
」  
  
  这时突然电话响了,玲姊表示要听,但我们都不捨得连在一起的欢娱,我只有
让我们下身连在一起,扶着玲姊的双腿抱起她,玲姊用双腿夹着我的腰,双手抱着
我去听电话(好像无尾熊)。好在玲姊身材娇小,不然这个招式会让我吃不消。  
  
  电话传来强劲的音乐,而我在玲姊听电话期间,她忍受着快感的呻吟听着电话
,只能回应几句好的好的便挂断电话。  
  
  玲姊在我耳旁呻吟说:「他老公来电晚上有应酬,会晚点回来。」言下之意好
像在暗示我们可以继续。  
  
  既然玲姊这幺说,我就慢慢的再往前挺进,大约三十分钟之后我们双双在这情
况之下达到高潮,我奋力的将久未与人做爱的精子阴道射入玲姊的阴道,抽出疲软
的阴茎,精液顺势流出。  
  
  玲姊轻声的喘息着,等她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我问她:「感觉如何?」  
  
  玲姊告诉我:「非常地刺激,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自从那次以后,本来只要一夜情的玲姊,都会利用老公不在的晚上,玩着属于
我们的禁忌游戏,只因她太满意了!这样的关係一直到我结婚之后还继续维持着,
后来在我33岁的时候玲姊随着她老公移民到纽西兰才告结束。现在想起那段在外
租屋的日子,还是会让我回味无穷,同时也会想念我的玲姊,不知她在纽西兰是否
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