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妈妈的淫蕩秘密

妈妈的淫蕩秘密
第一章,星期六的发现 &nbs

  星期六,晚饭后又只剩我一个看家…无聊的我只能呆在房间裏玩着psp…  

  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看看手錶,半夜一点多了,爸妈终于回来了。  

  隔着房门听着爸妈的笑声,好像刚刚发生了什幺有趣的事?过了一会儿,妈妈洗完了澡,和爸爸回到了他们的卧室,听到「滴答」一声锁门声后,开始行动……我迅速跑出房间,拿了一个杯子,悄悄贴在他们房门上偷听:  

  「儿子睡了没?」听到爸爸轻声的问。  

  「应该睡了吧,听他房裏没什幺动静。」妈妈有点口齿不清地回答。  

  「??,骚货,张开嘴巴,给我检查检查。」  

  「嗯……」妈妈应该是张开了口。  

  「嗯,很好,要是你的学生知道他们的好老师没事喜欢含男人的精液,不知道会怎幺想呢,老婆?」爸爸坏坏的说道。  

  「都是你这坏蛋,还说!」妈妈显然被说到了心底,有点气急败坏的回道。  

  听到这,我大吃一惊,身为老师,平时一向端庄的妈妈,嘴裏竟常常含着精液!我的脑海裏突然显现出妈妈像A片女优一样淫蕩地含着满口精液的画麵……  

  「把衣服脱掉吧。」爸爸有点命令口吻的说。  

  「是。」妈妈回答虽然简单,但听得出其中的顺从。  

  「??唔??唔??」爸爸似乎在吸允着妈妈的乳头。  

  「嗯,老公我好痒,老公快,我受不了了,啊————嗯——」,妈妈好像十分敏感,急切的叫着。  

  「??,骚货,我就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没空,你求我吧……「爸爸戏弄着妈妈。  

  「好老公,我求你了,快点进来好吗?人家受不了了,嗯——」,妈妈苦苦的哀求道。  

  「把嘴裏的吞下去,给我舔舔再说。」爸爸又命令道。  

  「好,好,呜,唔~ 」妈妈好像含下了爸爸的肉棒,吞吐声十分响亮。  

  过了一会儿妈妈的呻吟声又响起「啊——啊——嗯——好舒服老公,用力点干我——嗯——啊——」妈妈突然大声的叫了起来,听声音应该是爸爸一开始对她的逼抽插起来。「啊啊……嗯…嗯,老公你好厉害,我都要飞上天去了,嗯……不要停,用力……快用力,嗯啊……」  

  只听床上「咿咿呀呀」的声音听了,正在我疑惑时。  

  「喔……顶…顶到花心了…啊……嗯……啊啊……噢……」妈妈又忘情的叫了起来,原来是换了姿势。  

  「骚货,你夹得我好紧,说,你是什幺?」爸爸一边说,房裏一边传来「啪,啪,啪」的巴掌声,爸爸此时应该正用力的打着妈妈那圆润的大屁股。  

  「啊~ 啊~ 我……我是……我是……老公的……母狗……贱奴~ 」妈妈好像已忘记了自己是教师的身份,此时她只是一只任人玩弄,任人抽插的母狗,她此时渴望的只是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爸爸听着妈妈的浪叫声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抽动的更加卖力,每一次顶下来床垫就会深深的陷下去,发出更大声的「咿咿呀呀」,和妈妈的的叫床声形成了合奏。  

  「沽滋沽滋」的声音越来越快,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已到了临界点。  

  「啊……嗯……啊……老……公用力……啊,我……要来……了……」妈妈
似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了出来。  

  有严重恋母情节的我忍不住了,蹑手蹑脚跑到洗衣机旁,想找到妈妈的内衣裤来让自己那已经一柱擎天的小弟释放一下,没想到,洗衣机裏只有妈妈换下的连衣裙,并没有内衣裤。  

  难道……妈妈出去时是真空的?  

  没了妈妈的内衣裤,打飞机的冲动顿时消散。于是,我回到父母亲的房间门口,想再一探究竟。没想到一听,一片安静,爸妈应该已经睡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回到房裏,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入睡,心裏就像打翻了一尊装得满满的五味瓶,甜酸苦辣都有,想着妈妈像小说和a片裏的那样被爸爸玩弄,我就激动不已……  

  一夜无眠。
                

  忘了介绍下我的妈妈,妈妈42岁,是XX中学的英语教师,躺了一头长捲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高160cm,体重50kg,是个身材丰满的中年妇女,胸部和臀部都很大,有一点点小肚子,总体来说,在她同龄中算得上是个美女……  

             第二章,星期一的发现  

  第二天,实在压抑不住好奇心的我决定一窥究竟,于是当天我托一个卖二手电脑的朋友买了一套针孔摄像机和窃听器。为了能最大程度的看清浴室和房间裏发生的一切,我专门要求朋友买了套高清的针孔摄像机,真是下了血本了!  

  周一,刚刚从朋友那拿到针孔摄像机和窃听器的我就马上在浴室和父母亲的卧室将它们装上了。  

  我把摄像头藏在了吊灯后麵,只要不搬梯子上去看,平时绝对不会被发现。我还把窃听器藏到了灯座下,??,万无一失。  

  说实话我心裏其实很是紧张,因为要是装上的针孔摄像机和窃听器被爸妈发现了该怎幺办?到时一切借口肯定都起不了作用。但是,一回想起那晚的一切,我心中对妈妈强烈的占有欲便战胜了理智,我心裏就只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看到!  

  一直等到了到了晚上,妈妈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我连忙跑回房间,打开显示器,目不转睛的开始了窥视。  

  只见妈妈对着镜子带上了浴帽后,开始脱下衣服。  

  脱下了平凡的外衣后,裏麵竟是十分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内裤也是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想不到平时看似十分端正庄重的妈妈,也会穿着这样像AV女优所穿的内衣裤。  

  但回想起星期六晚的一切,??,不足为奇嘛~  

  从我懂事以来,还未曾看过妈妈的裸体,此时的心情像十五个吊桶打水——
七上八下,带着满心的期待,妈妈脱下了黑色蕾丝内衣裤……  

  什幺!!我惊呆了,妈妈的肉头上竟夹着两个夹子,乳头颜色竟是淤黑色的,看来这乳头饱受这虐待多时。视线往下移,只见妈妈小腹下的阴毛只有一道直线,应该是经常有修整。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就在妈妈转过身时,我惊呆了!天?,妈妈那大大的屁股上,竟写着「贱奴」两个大字,当水流划过妈妈屁股,「贱奴」两字并没有褪色,这……这难道是纹上去的?!  

  过了十分锺,妈妈洗完了澡,换上了一套鲜红色的内衣裤,把换下的内衣裤装到了一个袋子裏,带回了房间。  

  这时我恍然大悟,难怪上次我找不到妈妈的内衣裤,原来她把内衣裤带回了房裏,但换下的衣服为什幺不洗呢?我又奇怪到。  

  到了晚上九点,隔壁的邻居老李又到我家做客。这老李,几乎每天晚上都到我家来聊天,真不知道有什幺好聊的,每次都还色迷迷的盯着母亲!看他那猥琐的样子,四十多岁了还是一个人,就知道多失败。  

  坐了一会,老李拿出了一个袋子,说是一点礼物,对我妈瞪了瞪,又对我爸笑了下,妈妈看着爸爸,爸爸点了点头,妈妈便到卧室裏拿出了一个袋子。  

  不会吧,怎幺是刚才那个装内衣的袋子!一番客套后,老李收拾了下袋子,回了家,临走居然前还偷偷摸了妈妈的屁股,妈妈只是闪了下没有反抗,爸爸看在眼裏也只是微微笑着……妈的!这究竟是怎幺回事!  

  晚上爸妈走回卧室,我也急忙跟着回了房间,戴上耳机,紧盯着屏幕。屏幕裏妈妈打开了袋子,拿出了一套蓝色比基尼,很明显,内衣上乳头和内裤上都有白白的痕迹。  

  「真臭啊,老李怎幺精力那幺好?天天射精,不累啊!」妈妈拿着比基尼道。  

  「??,那是因为对着你这条母狗,想不射都难啦,??!」爸爸笑道,
「舔一下吧。」  

  「嗯,」妈妈在那白色的痕迹上舔了一下。  

  「味道好吗,??。」  

  「嗯。」妈妈轻轻的点点了点头。我心中竟满怀期待的希望接下来发生点什幺,但期待中的大战并没有出现,爸妈嬉戏了一下后便关灯睡觉。  

  看着屏幕裏安然睡去的父母亲得我此时心情依旧难安。那白色痕迹应该就是老李的精液了,为什幺妈妈会把内衣给他还让他射在上麵呢?还有刚才在浴室看到的是怎幺一回事,妈妈大屁股上「贱奴」二字一直在我眼前浮现,我一定要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第三章夜晚出游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通过视频监视着妈妈,看着妈妈在洗澡时沾着泡沫的裸体,虽有点下垂但硕大的乳房,有点鼓鼓的小肚子,修剪得性感无比的阴毛,圆润丰满的屁股,每次看的时候,我都是忍不住对着她手淫,而在我释放之后,我的注意力自然又回到了妈妈那淤黑的乳头和屁股上那怎幺也抹不去的刺眼的「贱
奴」二字,难道妈妈这样一个神圣的老师真的那幺淫贱?看着每天老李将妈妈的内衣裤带来又带走,我不得不怀疑妈妈是否只是给内衣裤让独居的老李舒服一下,还是妈妈和老李有私情,但是如果是这样,爸爸又怎幺会容许呢?  

  终于,一次意外的发现让我找到了答案!在星期六的晚上十二点多,爸爸妈妈在距离我宣称睡觉一个多小时后开始了行动,通过视频,看到妈妈换起了衣服。  

  「老公,今天晚上穿什幺去好呢?」妈妈一边脱着居家服一边问。  

  「骚货,穿什幺都一样,去了不又是要脱光了……」爸爸笑着说。  

  「哼,那要是我光着身子去,街上的男人不就看光光了?」妈妈赌气的说。  

  「??,我看你还挺享受的,穿上这个吧。」爸爸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柜裏拿出看似破破烂烂的皮革紧身衣。  

  「好吧。」妈妈穿上了紧身衣,只见红色的紧身衣紧紧地勒住了妈妈丰满的身体,那些破的地方露出了妈妈最淫蕩的地方,顶着淤黑色的乳头的乳房还有那性感的阴户都暴露在空气中,转过身大屁股也是被紧紧的挤在一个洞裏。  

  天?,那不是欧美sm片常有的幺?怎幺我平时在妈妈的衣柜找不到这样性感的情趣衣服呢?看妈妈连小肚子的线条都挤了出来,可见这紧身衣有多幺得紧,还真担心妈妈会不会喘不过气来。  

  接着爸爸有递过一双布满图案的黑色丝袜和一双光亮的红色皮靴,妈妈也都穿了上去。真是性感十足,我的jj也激动了起来。  

  这时,门铃响了,爸爸便走出房门去开门,从门缝一看,原来是老李,只见他递给爸爸一个小罐子,「老陈,别忘了这个!」老李笑眯眯的说。  

  爸爸笑谈几句就回到了房间,递给了妈妈罐子,「又是老李的?真是麻烦!」妈妈抱怨着,一边打开罐子,然后往嘴裏倒了些东西,接着就把罐子扔进垃圾桶。  

  「别忘了,不许吞的!」爸爸说道。  

  「恩。」妈妈点了点头,便与爸爸走出房门。当然妈妈此时穿的不会只是那件紧身衣,身上还穿着一件普通的连衣裙,一直遮到脚,宛如一个良家妇女,完全无法让人想象到这连衣裙下麵是那幺淫蕩的穿着。  

  「嫂子,怎幺穿得这幺保守?」老李走过来色色的问。  

  「看看你就知道了。」爸爸笑着说。  

  妈妈拉起了长长的裙摆,露出了性感的丝袜和皮靴,还有那淫蕩的皮革紧身衣。  

  老李露出了淫笑,大手在妈妈那纹着「贱奴」两字的大屁股上重重的拍了几下,「啪啪啪~ 」屁股被打的声音清脆得响起。  

  妈妈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嗯~ 讨厌,我儿子还在睡呢~ 」  

  「怕什幺,有个贱奴妈妈是他的荣幸,你说是不是啊,贱货?」老李在妈妈的屁股用力地拧着。  

  「好啦好啦,等下再玩吧,要不吵醒小扬就没得玩了,走吧。」爸爸道。  

  「也是也是,走吧。」老李放开了手,把妈妈的手放进了自己的裤子裏,就这样带着妈妈走了,爸爸笑着摇了摇头,三人走出了家门
第四章爸妈走后  

  (注意注意!接下来我準备加入一些「我」类似变装的情节,大概只有一小段,準备看看各位兄弟姐妹是否接受,我的思路已经出来了,但是如果大家觉得恶心,不喜欢的话,就跳过这一章别看,真的看的话就给我点意见,看看以后可不可以加这个元素进去,因为这个跟我在现实中……嘻嘻)  

  我确认他们都出了家门,我就溜出了房间,进了爸妈的卧室,打开垃圾桶,捡起了那个小罐子,打开一闻,竟然是一股精液的味道,妈妈嘴裏含的是精液?!而这精液的出处应该就是那个猥琐地老李吧!  

  打开妈妈的衣柜,回想起妈妈的淫蕩着装,我的jj就硬到不行,我把妈妈刚才换下的内衣裤找了出来,放在鼻子前麵深深地一闻,骚味就如同毒品一样摄入我的心扉,让我不能自拔……  

  本来想快速地打一次飞机,但是一想爸妈刚出门,应该还有很多时间给我玩,不如玩得疯一点玩的尽情一点,于是我的心中就浮现出一个有点变态的想法,而却不知道这个想法竟会造成这幺大的影响……  

  我穿上了妈妈的黑色蕾丝内裤和黑色胸罩,又找来了一条肉色的连裤袜,再穿上了妈妈平时去学校上班的製服,白色单薄的白衬衫和紧紧裹住臀部的齐膝套裙,因为我可能也遗传了妈妈的丰满,我的屁股穿起了妈妈的衣服比起妈妈更加圆润紧绷,就是从镜子中看到紧紧的套裙上印出内裤的蕾丝边就让我兴奋不已,
忍不住想看着镜子打飞机……  

  而就在我对着镜子摆着各种姿势时,我听到了大门正被开锁的声音,我以一种几乎超越博古特的速度关上衣柜门躲到了爸妈房间的窗帘后,只见爸爸走进了房间。此时我心中突然不由的想到,不知道爸爸看到我这身装扮会怎幺样呢?但我还是抑製住了我这个疯狂的想法。  

  「怎幺把这个给忘了。」爸爸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打开衣柜,将一个行李箱从衣柜拉出,然后拿出一把钥匙在衣柜摆弄了一番,接着拿出了一个数码相机,然后锁上了锁,放回行李箱关上衣柜就急匆匆地出了门。  

  而这一切就被我看在了眼裏,难怪平时找不到妈妈那些性感的衣服,原来有暗格!我学着爸爸的程序如法炮製找到了两个被行李箱挡着的暗格,但是在欣喜之余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我没有钥匙!就在这是我发现了两个安格之间露出了一个纸角,可能是爸爸在拿数码相机时露了出来吧,我轻轻的拉出来一看,原来是
一个信封。上麵写着「1992」  

  打开一看,我的瞳孔放大到了极致!那是妈妈年轻时极其淫蕩的照片!  

  第一张,妈妈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舔着一个男人的脚,双手双脚都被绑着,而小穴和菊花裏插着一只青瓜。  

  第二张,妈妈穿着教师的专业製服半蹲在地上,双手各拿一根鸡巴,舌头舔着其中一根,眼睛淫蕩的看着镜头。  

  ……  

  我的全身随着照片的变换颤抖不已,而且最让我震惊的是,照片裏出现了三个男人,年轻时的爸爸和老李,还有一个竟然是婴儿!可想而知,这个小小的婴儿便是1992年的我!  

  照片中,妈妈一边给我喂着奶,一边坐在老李身上,老李那根黑黑的鸡巴直刺妈妈的嫩穴;另一张,爸爸抱着我,而我那小小的鸡鸡正在洒出一条细细的水柱,而这水柱正落在赤裸的妈妈张开的口裏,妈妈竟然喝我的尿!还有一张,妈妈口中含着爸爸的鸡巴,一只手握着老李的鸡巴,另一只手玩弄着我的小鸡鸡,
而我的手整只插入了妈妈的逼裏……  

  这……我看着这数十张照片入了神,这就是一个人民教师,一个贤妻良母,我的妈妈竟是如此的淫蕩下贱,任人玩弄。而我,在那幺小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他们这种疯狂的性游戏中,真是令人无法相信!  

  看着照片裏撅着大屁股的妈妈,我忍不住重重打了我的屁股一下,竟感觉到无尽的快感!于是看着妈妈的照片,一边用力的打自己的屁股,一边摩擦着自己的jj,在缠绕的快感中喷发了……  



 第五章、开启暗格  

  第二天,我在睡梦中听到了爸妈回来的声音,大概是清晨六点多。  

  “小声点,别吵醒儿子……”听到了妈妈的有点紧张的声音。  

  “哈哈,怕什幺,让儿子看看你的骚样也好嘛……”爸爸的声音裏充满了嘲
弄。  

  说着,两人进入了卧室。  

  我赶忙打开视频,看到了妈妈已经脱下了连衣裙,脱下那性感的紧身皮衣,
已经是全裸的状态,然后很累的趴到了床上,看样子一定经过了很劳累的一夜。  

  爸爸笑着在妈妈那纹着“贱奴”二字的圆润大屁股上重重地打了几巴掌,妈
妈也眯着眼睛轻轻的呻吟着,但好像太累,基本上是一动不动。  

  爸爸打开了衣柜,从衣袋裏拿出数码相机,打开了那个暗格,把相机放了进
去,搞定之后也躺到了床上睡了起来。  

  直到了中午十二点多,妈妈起床洗澡做饭,身上穿的又是十分平凡甚至有些
老土的睡衣,但我知道就在这土黄色的睡衣下,是一具淫蕩、任人玩弄的胴体!  

  吃完饭,我跟爸爸说我的钥匙掉了,想要跟爸爸拿钥匙去打一套新的,爸爸
也没有想太多,就把随身的那串钥匙拿给我,接过钥匙,我此时心中只想着一件
事--妈妈的淫蕩秘密!  

  我胡乱吃了几口跑出门去打钥匙,当然打回来的钥匙有额外的两支!  

  由于接到电话,好像是舅舅生病了,爸爸妈妈也就急急忙忙地出了门,两人
一身正装,临走前还吩咐我要好好学习。当然啦,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哈
哈!  

  终于,爸爸妈妈出了家门,确认他们远去后,我飞快地冲到了爸妈的卧室,
打开衣柜,找到了暗格,手有点颤抖地拿着钥匙,开启了那期待已久的暗格!  

  第一个暗格打开了!只见这暗格裏放满了一堆淫蕩之物,有束腰马甲、开档
丝袜、透明胸罩等,还有许多许多情趣用具和光碟,光碟光是封麵就让我十分震
撼--人兽交、SM、还有孕妇群交的……我都看呆了,想不到爸爸妈妈平时所
看的的A片都是如此地重口味,这让我都自愧不如……看的光碟,想到这些妈妈
要是都有试过的话,那真是无法想像啊!光是这样,我的小jj就不由得抬起了
头……  

  再开启第二个暗格,裏麵除了之前看过的写着“1992”的信封之外,还
有20个信封,分别是1990到2010年,每个信封都有老李存在!  

  我慢慢地细算,1990年正是爸爸妈妈结婚的那年!难道从结婚开始,爸
爸妈妈和老李的淫乱至今都没有停过!  

  每一个信封裏,妈妈都有着不同的姿势和表情,从不同的信封裏可以看出了
妈妈年纪的变化,从一个青春美丽的苗条少女,渐渐变成一个丰满性感的风情少
妇,从当年单调的肉色丝袜到近几年的彩色网袜,从当年的纤细身姿到如今的肥
乳丰臀,从当年的半推半就略带羞涩到如今的疯狂主动如狼似虎……看着妈妈的
淫蕩照片,我不由得热血沸腾,特别是“1991”的,更让我目瞪口呆!  

  为什幺?大概你们已经猜到了(这个算是个互动小游戏,希望各位大哥大姐
把自己所想像的画麵写下来,我看以前的发文都没有这样子的互动过,希望不会
违反规矩,可以一个画麵,也可以多个,希望大家多多发表自己的意见,看看有
没比我更加会YY的,哈哈…… )  


**************************************  

             第六章、昨夜录像  

  看完了这幺多的照片,我正在默默的发呆时,突然发现了爸爸昨夜回来带走
的数码相机,于是便无比兴奋的拿起了相机,打开录像。  

  录像一打开,就是一片漆黑,只听见了淫蕩的音乐声,随着灯光的渐亮,慢
慢地看清楚了,这是一间小房子,看样子布局跟我家差不多,我想,这可能就是
老李家吧。  

  只见老李坐在沙发上,拿着一部残旧相机对着妈妈拍着,而此时的妈妈,正
随着音乐起舞。  

  “回来啦,怎幺那幺慢啊?”妈妈看着爸爸说。  

  “哈哈,对啊,阿惠等了可是不耐烦了……”老李笑着说。  

  “骚货,是不是想你李哥鸡巴啦?看你扭得那幺欢……”爸爸装着严肃到,
“那开始吧,把这老套的连衣裙脱下来!”  

  妈妈跟着音乐,一边扭着肥大的屁股一边缓缓褪下连衣裙,此时的妈妈,一
身紧身皮衣,一对奶子和已经有点湿润的小穴都暴露在空气中,那有着複杂花纹
的黑丝袜把妈妈大腿上的嫩肉都勒得紧紧地,丰满的让人窒息,妈妈转过身,肥
美的大屁股用力得摇着,“贱奴”二字格外醒目,看到这,我不由得摸起了身下
那已经抬起头的小JJ。  

  “阿惠啊,看你,想当年你可是很苗条的啊,现在就胖了那幺多,是不是被
我们的精液养肥了啊……”老李淫笑着说。  

  “哼,嫌人家肥了,那算啦,你不要,我这大把人要!”妈妈嘟着嘴,用力
拍了拍自己的大屁股,有点生气的说。  

  “哈哈,看来你可是想着要让别人来玩玩你啊,哼,给你点颜色看看!”老
李说完,对着爸爸点了点头。  

  “贱奴老师!母狗跪下!”爸爸突然命令道。  

  “是,主人。”妈妈突然间好像变了个样子,飞速地对着爸爸和老李跪下,
头低低地埋在地上,大屁股高高地翘起,与之前对比,好像妈妈的阴毛都被剃光
了,光溜溜的,好像婴儿的屁股一般。  

  “你想其他人上你吧,好,现在去把窗帘拉开,把窗户打开!让对麵的人看
看你这骚母狗!”老李严厉地说。  

  “啊……又要这样!”妈妈似乎有点不情愿。  

  “哎呦,你这母狗不听话了?当年,你可是舔着我的脚趾求我玩你的烂逼的
哦……”老李怪裏怪气地说。  

  “好啦,贱奴听命……”妈妈慢慢地爬向窗户,打开了窗帘和窗户。  

  爸爸只是在一旁看着,露出了微笑。  

  “好的,现在对着窗户跳舞,记得听着节奏打自己的屁屁!”老李下完了命
令,就把爸爸拉过来,聊起了天,“哈哈,现在对麵老蔡常问我怎幺才有个女人
在我家让我玩,我跟他说是隔壁陈老师,他说我吹牛,说这幺淫蕩的女人就只会
是鸡而已……哈哈!”  

  “哈哈,难怪他这几天常来我家坐,原来是想来看看啊,哈哈,还好这骚货
在家穿的就是个主妇一样……”爸爸竟然不生气,还和老李有说有笑。  

  爸爸和老李聊了近五分锺,而这段时间内,妈妈的动作没有停下过,“啪、
啪、啪……”打屁股的声音没有间断,虽然已经香汗淋漓,但妈妈还没有停下,
看来妈妈是真的十分听话。  

  “行了,爬过来吧。”  

  妈妈向着镜头爬了过来,脸红扑扑的,性感异常。  

  “我想撒泡尿哦……”老李笑着说,妈妈不经考虑地脱下了老李的裤子,把
老李的鸡巴掏出来,对準自己的脸,张开了小嘴,双眼迷离……  

  老李也真的把尿尿到了妈妈的口中,看着那金黄色的水柱,我并没有感到恶
心,反而刺激异常。妈妈一滴不剩地喝下了老李的尿,还用舌头把老李的鸡巴舔
得干干净净……  

  然后,老李终于按耐不住,把妈妈拉了起来,让妈妈跨坐在他身上,大鸡巴
刺入了妈妈的肥穴之中。  

  “啊,好爽……大鸡吧主人,用力……”妈妈马上浪叫了起来。  

  “骚货,爽了吧,看你的样子,两天没操就痒得不行了吧,让我操死你这母
狗……”老李一边操着一边用力得拍打妈妈的大屁股。  

  “贱货是母狗,贱货是母猪,贱货是被主人的精液养得越来越肥的……不要
停……”妈妈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也一起来吧。”爸爸翻身而上,把鸡巴插入了妈妈的屁眼裏,没
有经过润滑,鸡巴竟轻鬆得挤进了妈妈的菊花裏。  

  “啊,一起来,我就是你们的骚婊子,我这辈子就是让你们玩的,来操死我
吧,主人……”妈妈大声浪叫着,口水都流了下来……  

  就在爸爸和老李喷射的同时,我身下小小的鸡鸡也不争气的射了……  

  打了爸妈的电话,知道了他们不回家吃饭,于是我又开始了享受我的特殊乐
趣,我穿起了妈妈昨晚穿的那件紧身皮衣,换上红色的吊带袜,带上了皮製长手
套,还有一个狗项圈,对着镜子,模仿着妈妈扭了起来。  

  就在我忘情的扭着身子,并拍打着自己的大屁股的时候,我从镜子中看到了
一个人--老李……  

  关于我的特殊癖好,个人是有点照片的,不过这网站好像不是很欢迎,所以
就不发出来找骂了,希望这篇文章可以让大家看的开心……  



***********************************
  挣扎了很久,很多网友批评变装情节,本来想不写了,不过想想自己喜欢就
好。
***********************************  


      第七章、惊现老李(本章出现类似男男情节,慎阅)  

  “哎呦,你这是干嘛啊!”老李惊讶地说,带着一种莫名的笑容。  

  “我……我,我就是玩玩而已,李伯伯……”我不知所措,脱下妈妈的东西
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只能转身想回自己的房间。  

  “等一下,玩得好好的干嘛走啊?不怕我跟你爸妈说啊。”老李一把抓住了
我。  

  “李伯伯,求求你,别跟我爸妈说,我不懂事,就玩玩。”我急得快哭了,
拉着老李的手,着急的说。  

  “??,别怕,李伯伯很开明的,年轻人就玩玩而已,没什幺……”老李和
蔼的说,手却顺着我的肩膀滑到了我的屁股上。  

  “李伯伯,您理解就好,那我就先……啊!”我正想转身,老李就用力得在
我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呦,这屁屁比你妈的还有弹性,屁股还真他妈大啊。”老李不由分说,又
在我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我的屁股一会就红了。  

  “李伯伯,你放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我带着哭腔的说。但是因为屁屁
被打带来的快感,刚刚才释放完的小鸡鸡又抬起了头。  

  “放了你,你看看,你的小鸡鸡都硬了。”老李嘲笑道。  

  “我……我……”我不知怎幺解释,只能支支吾吾。  

  “算了,出来坐下吧。”老李看我快哭了,就说道。  

  我只能跟着老李到客厅坐下。  

  “什幺时候喜欢上穿你妈妈的东西的啊?”老李倒了杯水给我。  

  “几天前。”我接过水,有点颤抖地说。  

  “哦,那你穿着妈妈的衣服在想些什幺啊?”  

  “没什幺啊,就刺激。”我慌乱的回答。  

  “是吗,我看你一直妞还一直打你自己的屁股啊。你是不是喜欢这样啊?”
老李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嗯……喜欢。”我低着头说。  

  “喜欢什幺?”老李继续问。  

  “喜欢像我妈妈一样被玩……”说完,我忍不住了,起身想回房间。  

  “跪下!”突然老李严厉的说了一声。  

  我像被点了穴道一样,双脚迈不出步子,僵直的站在原地。  

  “我说跪下!”老李又说了一次。  

  我就像被遥控一样,情不自禁地跪了下去。  

  “??,就知道你跟你妈就一个样,贱逼!过来!”老李坐在沙发上,自信
满满的说。  

  我爬到了老李的身前,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做我的小奴,跟你妈妈一样,给我玩弄,要不要?”
老李抚摸着我的头。  

  我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看来,我已经无药可救了,我心裏想。  

  “??,乖……站起来,转个身给主人看看。”老李笑着说。  

  我缓缓的站起身,慢慢地转过身,这是第一次将自己的私密之处给别人看,
我的脸红得像个苹果一般。  

  “不错不错,你妈那幺大的屁股比起你来都还算小啊,哈哈,有其母必有其
子,屁股撅起来。”老李摸着我娇嫩的屁股道。  

  我慢慢地撅起了屁股,感觉自己就像a片的女明星一样,淫蕩又感到无地自
容,但却深深地爱上了这种感觉。  

  “嗯恩,好好的男孩子却长着一个女人屁股,就摸着我都硬了,穿你妈这件
骚衣服真适合你,你说是不是啊,骚货?”说完又给我屁股一巴掌。  

  “是……是。”我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啪,啪,啪!”老李用力得又甩了屁股几巴掌,“给我大声点!”  

  “是,主人,是的!”我急忙大声回答。  

  “好吧,转过来。”我转过了身,身下的小弟弟不争气的抬着头,“哈哈,
这鸡鸡还真他妈小,还没你爸的一半,你怎幺只遗传你妈的屁股,没遗传到你爸
的老二啊,不过也对,你妈那骚逼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生出你这小鸡鸡也不
是不可能啊,哈哈!”老李一边说着妈妈的淫蕩,一边捏着我的小弟弟,可是,
因为太刺激,我忍不住,就射了出来。  

  “操,妈的,你怎幺摸一下就射,弄得我满手都是,操,给我舔干净。”老
李吓了一跳,生气的把沾满我精液的手伸向了我。  

  我犹豫了一下,开始舔老李的手掌,吞噬着自己的精液。  

  当我舔光之后,老李站起身打开了客厅的门,我连忙躲了起来。  

  “躲什幺躲,三更半夜了,出来。”老李命令道。  

  我只能听话得走出家门,站在了电梯的门口,虽然是三更半夜,但是电梯门
口仍然是灯光明亮,我有点颤抖地站在电梯门口,试想,如果电梯门打开,裏麵
的人看到的将会是一个身穿紧身皮衣,手戴皮製长手套,腿穿红色吊带丝袜,露
出屁股和鸡鸡的骚男孩……想到这裏,我的鸡鸡竟又硬了起来。  

  “现在,给我脱光。”老李命令道。  

  我脱光了衣服,老李拿着我的衣服进了电梯,“我现在先回去我家準备下,
你现在走楼梯上去吧,记住,不许穿衣服!”说完,电梯门便关上。  

  我只好走进了楼道,由于每一层的楼梯灯都是感应的所以每走进一层,灯管
都会亮起,每一次的亮灯都让我微微颤抖。  

  到了老李家,老李开了门,就命令我爬着进去,并带着我到了厕所,帮我全
身进行了脱毛,看着自己光滑的肉体,我也不禁狠狠地亲了一口。  

  “??,你现在所做的事就跟你妈妈之前一样,真他妈地怀念,当初还不肯
呢,现在,我叫她停她还不肯停呢!”老李说完就拿出一个大针筒,将灌肠液直
接从我屁眼打入,开始感觉凉凉的好舒服,但后来肚子越来越涨,忍不住了,连
忙跑到马桶喷涌而出……就这样重複了几次,直到我排出的都是清水。  

  于是,老李又将牛奶灌入了我的体中,肚子慢慢地涨了起来,就在我想排泄
的时候,老李将一个肛门塞塞进了我的屁眼中,然后拉着我走出了厕所。  

  到了客厅,地上摆着一套教师的套装,还有一件马甲,和开裆的黑色裤袜。
“穿上!”老李命令道。  

  我快速地换上了衣服,可是马甲和套裙勒得我的肚子紧紧地,体内的牛奶正
不耐烦的翻滚着,我连站都站不稳。  

  老李放起了音乐,手拿着dv,“跳舞,给我用力扭!”  

  我无力的跳着,脸色变得苍白。  

  “把塞子拿下,不许泻出来!”  

  我拔出了塞子,双腿并拢,禁闭屁眼,不让牛奶流出。  

  “妈的,跳啊,给我跳舞,骚货。”老李狠狠地给了我屁股一下。  

  “啊……”我屁股受了刺激,不听话的将牛奶泻出,我没能管下身的狂泻,
只能跟着音乐跳舞,扭动的屁股伴随着飞溅的牛奶而颤动。  

  音乐一停,我就脚软倒在了地上。  

  “把地上的牛奶给我舔干净,然后进来。”老李说完,走进了房间。  

  当我把牛奶添完,走进房间,发现老李正和一对夫妻在网上视频聊天。  

  “??,过来。”老李招手叫我过去。  

  “这是新找的女人幺,身材很好啊……”对方丈夫说。  

  由于对方只看到我的身材,没有看到我的脸部,所以才误以为我是女的。  

  “哈哈,你看。”老李大笑,掀开我的裙子,玩弄着我的小鸡鸡。  

  “哎呀,是男的啊,哈哈!”对方老婆笑得花枝招展。  

  这……我看到了屏幕,我吓到了!这是爸爸和妈妈!  

  我急忙转身想走,老李拉住我,拿了一个麵具给我,“戴上!”  

  我只好带上了麵具……  

  “老李,怎幺突然玩起这个来?”爸爸问道。  

  “是啊,女人玩够了玩起了小男孩啊,??。”妈妈淫蕩地笑着。  

  “有你在,我是玩不够的,??,骚逼,你哥病怎幺样?”老李一边摸着我
的屁股一边问。  

  “没什幺大碍,说说你,这男孩哪来的,身材怎幺那幺像女的?”爸爸好奇
地问。  

  “对啊,那小鸡鸡真可爱,好想吃一口……”妈妈舔了舔嘴唇,色色地说。  

  我听着爸妈的话,小鸡鸡又抬起了头,心跳开始加速。  

  “哈哈,小骚货发情了……喂,把衣服脱下。”老李拍了拍我屁股笑着说。  

  我听话地褪下了衣服,穿着性感的内衣。  

  “你也脱吧,骚逼。”老李对妈妈说。  

  “好啊,??!”妈妈不由分说,也脱下了衣服,想不到端庄的外衣下,妈
妈竟是穿着一身连身网袜……  

  老李眼中也有了欲火,拉过我,把我的头压在胯下,把大鸡巴赛进了我的嘴
裏,屏幕上妈妈也做着同样的事,就在一片淫声浪语中,爸爸和老李都射出了体
中精华,我和妈妈都将其吞下……  

  在他们释放之后,我被命令捆绑,被绑在了床边,而老李就拿了一条皮鞭对
我进行了鞭打,一边打还一边骂:“你这骚货,真不知道你爸妈怎幺养你的,屁
股这幺肥大,还那幺骚,看你这模样,你妈妈一定也是个骚逼!”老李不停地辱
骂,而爸爸妈妈却笑得更欢,要是他们知道眼下这个穿着情趣内衣,撅着屁股任
人玩弄的骚货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会有什幺反应……  

  最后,在老李的命令下,和爸妈的嬉笑声中,一边拍打着自己的屁屁,一边
玩弄自己的鸡鸡,射出了浓浓的精液……